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获取本站最新访问域名

获取最新域名
黃蓉受辱



? ?? ?? ? 絕情谷后絕情谷一役,黃蓉以「南海神尼」騙得楊過打消自殁之意后,即火速趕回襄陽,一方面協助丈夫處理軍務,另一方面又得協助魯有腳,爲丐幫一些重要事務出謀獻策,弄得每天都忙得不可開交,繞是黃蓉智勝諸葛,亦要在一個多月后,才可擺脫營營役役的生活,靜下來稍事休息和全心照料郭襄和郭破虜



這天閑來無事,兩個小娃兒吃飽了奶便睡個不亦樂乎,望著郭襄安祥的睡相,黃蓉自是感慨萬千,想到這個小娃兒甫出生便遭逢大難,接連給殺人如麻的李莫愁和死敵金輪法王盯上,后來又被楊過擄去終南山,幾經波折,卻又能平安回到自己身邊,真是驚險到極點,卻又幸運到極點。



說到幸運,黃蓉隨即想起楊過,如非這孩子當日全力保護郭襄,這女嬰早就不知到了天國還是蒙古。自忖對這孩子所負甚多,郭家非但不能報以萬一,反因郭芙的莽撞,害得楊過斷卻一臂、小龍女身受重傷、不知所縱,心中自是郁悶;又想到自己遊曆江湖以來,所遇英雄豪杰委實不少,但如楊過這般智勇雙全、英雄少年又容貌俊美的,卻是找遍天下也難覓其二。丈夫郭靖自是俠之大者,人卻古朴踏實,欠缺一份風流、一份邪氣。楊過既爲父親黃藥師之友,加上他和師尊小龍女超乎倫常的戀情,自是邪氣十足了;又見公孫綠萼、程英等女對他傾心至極,也可稱得上風流倜傥。



黃蓉本爲東邪之后,小時候也曾被稱爲小妖女,跟楊過自是同道中人。



只因現下已爲人母,加上郭靖的影響,方把邪氣收斂,以免成爲女兒及二武的壞榜樣,但她心坎深處,實頗欣賞楊過的悖倫乖行。她甚至想到,假若跟楊過相識在先,自己會否選擇郭靖,實在是未定之天。



她也想不到,自己竟有奇怪如此的想法,只是這個念頭稍瞬即逝,而同情楊過之意卻生:「唉,過兒飽曆苦難,幾經波折方能與小龍女重逢,敦料轉眼又是分別。他雖已放棄輕生之念,但這漫長的十六年,他孤苦憐丁,卻又如何受得了?」回想自己授予魯有腳打狗棒法時,曾承諾授與楊過一身業藝,以不負夫君期望。想到當時他那副哭相,和絕情谷中那副英氣勃勃之相,她也不禁失笑,想到:



「過兒成長得這麽快,他機警聰明,武功也許比我更高也說不定,只是我曾許諾教他功夫,打狗棒法教是教了,可是蘭花拂穴手和奇妙陣法,我可還沒教他。



都說江湖人士一諾千金,說不得,總要把他帶回襄陽盤?好些日子,授予點穴法和陣法,叫他專注武學,或可稍減思念小龍女之痛,即便不行,學此二法對他總是無害,亦圓了自己的諾言。」當下即呼召魯有腳,著他教一衆叫化子幫忙。丐幫既爲天下第一大幫,要尋找一個人又有何難,怎料一個月來,不但找不到楊過,甚至連些許線索也找不到。



黃蓉自是放心不下,深恐楊過遇上意外,或是又起自毀之念。又過數天,黃蓉再問魯有腳,得知仍是音訊全無,而她思念楊過之心卻竟與日俱增。眼見襄陽無事,魯有腳亦漸漸掌握管理丐幫之道,即向夫君言明,明天一早便即外出尋找楊過。郭靖思念故人之子已久,自是無有不允。



郭靖自是對妻子依依不舍,臨睡前夕,他把黃蓉抱在懷里,語帶關心的道:



「蓉兒,這次出門,你真的不用別人相隨?雖然這陣子戰事稍息,但道路總非安全,你還是帶上芙兒齊兒,或是幾名丐幫弟子以作護衛吧?」「靖哥哥,你也知道芙兒是不能帶的了,她把小龍女害得這麽慘,過兒縱是不願加害芙兒,總也不會與我們相見。如我只帶齊兒,芙兒不惱恨我才怪,她倆最近這麽要好,你又不是不知。二武跟你學習守城,我更不能帶走他們啊,而且,把他倆帶走了,耶律燕和完顔萍不也太可憐了麽,呵呵。」「那帶上幾名丐幫子弟總可以吧?」「那也不好。魯有腳接任不久,正是樹立威望之時,如我隨隨便便即因私務而帶走他幾名弟子,旁人瞧著自然不好,覺得還是我在當幫主。」「唉,這些道理我豈有不知,只是你孤身在外,我難免擔心。」黃蓉見其意甚誠,頗爲感動,即緊抱郭靖並即安慰道:「靖哥哥,便是李莫愁這般武藝高強之人我也打發掉了,加上我現在身子大好,你盡管放心好了。」郭靖深知妻子武藝高強,智計天下無雙,雖仍難免擔心,卻也想像不到天下有什麽人能爲難她,當即允諾她遠行。唯眼見懷中嬌妻即將離己而去,心下自是愀然不樂,下體卻是不由自主的膨脹起來,他在黃蓉的耳邊道:「你又要離我遠去,說不得,今晚總不能把你放過。」黃蓉早已感受到夫君那話兒蠢蠢欲動,即輕吻郭靖面頰,面帶一絲微笑,道:



「你怎樣不放過我啊?」眼見嬌妻貌美如此,郭靖難以忍受,一邊與妻子深吻,一邊熟練地把黃蓉的衣裳盡去,黃蓉也體貼地把夫君的衣服一件件脫去。



這數天軍務不忙,他倆亦不時抽空歡愉一翻,只是郭靖古朴誠實,對妻子可謂相敬如賓之極,便是作那回事,亦惟恐動作稍有不敬妻子,于是一招一式,可謂刻板之極,成親以來,盡皆如此。猶幸習武之人身子自然強健,郭靖耐力持久,黃蓉偶而亦可達致高峰。



這晚他們亦複尋常,郭靖把身子壓在黃蓉身上,雙手把妻子緊抱,下體不斷抽插黃蓉的小穴。黃蓉對此早已習以爲常,感到夫君的強壯和對自己溫柔體貼,她的下體亦愈來愈濕潤,雙腳盡開以迎合夫君,口中亦連聲哼哼。



「蓉兒,舒服嗎?」「嗯……靖哥哥,好舒服……啊……啊……」「蓉兒,我愛你……」「我也愛靖哥哥……嗯……」「蓉兒,你快點找到過兒回來,我們立即再多生幾個孩兒……」在郭靖的努力抽插下,黃蓉突然聽到「過兒」二字,即閃過一個奇怪的念頭:



不知過兒是否已跟小龍女行此夫妻之禮?武三通和芙兒都說過兒跟小龍女已在古墓成親,想來他們已經……呵呵,過兒已非小孩子了……她又在想:不知過兒跟小龍女行此事時的情況如何?過兒機智聰明,不知行此事時與夫君可有不同?不知過兒……他那話兒長的如何……怪念頭一個接一個浮現,使黃蓉小穴倍添濕潤,加上郭靖賣力的抽插,更使她興奮連連。她緊緊的抓著郭靖,口中啊啊啊的叫個不停。眼見妻子較往常興奮,郭靖以爲妻子也舍不得離開自己,于是一邊加速抽插,一邊努力強忍著。他自然不知,黃蓉此刻在想的,卻是楊過用各種她想像不到的方法來奸淫自己,把自己弄得羞恥無比卻又興奮至極。



此時,郭靖的抽插到已到了極限,終于在她耳邊說道:「啊……蓉兒……我要來了……」「啊啊啊啊啊……來吧……過……靖哥哥……啊啊啊啊!」可幸黃蓉尚存半分理智,否則把「兒」字吐出來,繞是她智勝諸葛,可也不知要怎樣自圓其說了。



郭靖跟黃蓉都一瀉如注,呼氣不絕。平常愛潔淨的黃蓉,在稍事休息后都會立刻前往浴室沖洗。這晚卻因興奮過度,找到郭靖的胸部便躺下去昏昏入睡了。



郭靖見美妻睡得昏昏沈沈,自是愛憐與自豪之情大增,當下輕吻她的額頭,便也呼呼入睡去了。



他又豈能想到,懷中的嬌妻,正在夢中和楊過繼續淫亂地交配著……



〈二〉客棧受辱〈上〉



? ???「嗯……郭伯母,我要狠狠的干你小穴……你的小穴干多少次也不夠……」「啊啊……過兒,給我……快啊……啊啊!」「郭伯母……啊啊!」「過兒……啊……啊啊啊啊!」黃蓉從夢中綷然驚醒,眼前是一片漆黑的客棧房間,想起自己在這里逗留已有數天,楊過仍是音訊全無。原以爲只是丐幫幫衆辦事不力,孰料自己親自出馬,仍是毫無所獲,看來真要找到楊過,尚需多花費更多時日。



她大汗淋漓,想起剛才激烈的夢,心中猶有余悸。



「怎麽我連做夢也會見到過兒,更夢到他跟我……真是太羞人了。」「見到他以后,難到我真會跟他干這回事嗎?不會,過兒比我小這麽多,而且此行只是爲了把他帶回襄陽傳授武功,加上他已有小龍女,絕不會…」想是這樣想,可是黃蓉的手卻不自覺的往私處摸去,適才的春夢不但未能使她平複下來,反使她渴望更多。



「啊啊……啊……」她深知客棧到處是人,而且所謂的牆壁,只是薄薄的一片大木板,絕難隔音。



縱使如此,她卻難以忍受空虛的滋味,因此一面大開雙腿,雙手不斷在揉搓陰核;一面緊閉小咀,努力壓抑浪叫聲外傳。腦海中,夫君和楊過的面孔在交替浮現著,只是楊過的臉孔出現的畢竟還是較多,與此形成正比的,是她越見激烈的手部活動。



「嘿嘿,小妹子一個人很寂寞是吧?不如好哥哥過來陪你一下好嗎?」黃蓉再一次綷然驚醒,隔壁一把輕薄的聲音使自己欲念全消,也不管是板子太薄還是浪叫聲太大,羞愧無比的黃蓉立刻停止自慰,收斂欲望準備睡覺去。



誰知隔壁的家夥又再出言輕薄:「小妹子完事了麽?哎唷,莫非好哥哥剛才把你嚇壞了?真對不起了,不如你過來我這邊,讓好哥哥的大雞巴把你好好安慰一下吧。」想到自己的羞事被人知曉,雖然對方不知自己是誰,可黃蓉仍是羞憤不已。



然而此事終歸是自己行羞事在先,對方嘲弄在后,黃蓉心想且由他說去,自己睡覺去也。



然而那男子好像仍意猶未盡,嘲弄黃蓉之聲不絕,一時在模仿她的自慰聲音,一時則像在說書般,把她說成人盡可夫的淫女子。



所謂是可忍孰不可忍,聽到這些輕薄之言不絕如縷,黃蓉便是修養再好也忍受不了,于是以薄紗遮掩面孔,只露出一雙殺氣重重的眼睛,隨手提起竹棒,施盡輕功越窗而出,跳進隔壁的房間。



隔壁的房間一片漆黑,黃蓉輕功卓絕,睡在床上的男子顯然被蒙在鼓里,仍然在大放肆言,黃蓉隨手施盡兩三下棒法,即把對方輕易從床上打下來。



「你這家夥是誰,竟敢暗算你老子?」那男子迅速站起來,可是還沒能跨出一步,又被黃蓉一棒絆到在地。



「這家夥武功平平,只是莽漢一名」黃蓉心想。



男子還道是自己大意,于是再度站起,依稀看見前方的一個人影,想也不想便是一記重拳。



黃蓉聽風辨影,輕輕的閃開對方的攻擊,更順勢進了三記重棒,心想適才你如斯辱我,總要教你吃些苦頭。



男子「啊」的一聲往后便到回床上,他終于知道是遇上高手,只是沒想到對頭一路跟縱至此,讓他不得安睡。心知自己絕非其敵,當即跪下來求饒道:「大爺,千錯萬錯都是小人的錯,只是小人已把銀兩都盡數歸還,現下的銀兩都是我自己的,大爺你可千萬要相信,要不你可去城東找她確定一下,小人可萬萬不敢不遵從你獨臂大老爺的吩咐。」黃蓉一路聽來,大致明白他誤會了自己是別的對頭,這對頭跟他有些錢財的糾紛。只是聽到最后,一句「獨臂大老爺」卻使她震了一下:「他口中的「獨臂大老爺」莫非便是楊過?江湖上獨臂的俠客不多,更沒聽說這一帶有什麽知名的,想來或許有機會從他口套到一些線索。」于是黃蓉把嗓子壓低,問他道:「我不是你的對頭,你說的獨臂大老爺是誰?」怎知道那男子雖然武功平平,心思倒機敏得很,甫聽到黃蓉開口,加上傳來鼻中的濃烈的女兒香和些許的淫味,便猜到對方多半是遭自己打斷自慰之樂的女子。可惜女子來是來了,香也香得很,卻不是過來跟自己親熱,自己倒給他打得心口紅腫一片,于是又求饒道:「沒想到原來是隔壁的女俠大人過來啦,小人適才口沒遮攔,信口胡吹一翻,請女俠大人有大量,千萬不要見怪,小人不知天高地厚,還望女俠海涵。」黃蓉呆了一呆,心想這家夥倒有兩分聰明,于是不再壓低嗓子,問道:「你好好回答我的問題,我便饒恕你適才的無禮,你的對頭是誰?他的相貌如何?」「女俠有求,小人自是知無不言,言無不實,只是小人真的不知那家夥的名字,亦不知他的相貌如何。」「哼,你是肚子餓,想多吃我幾棒不成?」「女俠饒命!非是小人有所隱瞞,只是小人實不知他的名字,他相貌原是奇醜無比,只是小人猜想,他多半戴了面具,故小人實不知他相貌如何。」至此,黃蓉已猜到這位獨臂大老爺便是戴了人皮面具的楊過,心下興奮莫名,只是咀上仍是冷冷的道:「你怎知他戴了面具,而非天生醜陋?多半是你信口雌璜。」「女俠明鑒,小人在道上行騙爲生,雖不精于易容,對江湖上的各種騙術倒也略知一二,那獨臂小子不願以真面目示人,故戴上精巧的面具,這點小人是十分肯定的。」「好,那你因何跟他下梁子?」「這事說出來倒不大光采,小人盤川將盡,于是在兩天前在城東拿去一名女子十兩,那獨臂小子今天中午不知從那里走出來,多半是那女子告的狀。他把我揍了一頓后便要我把錢盡數歸還,他娘的,我錢沒賺到,卻賺到一頓,臉都腫成一大片了。」他邊說邊想道:「然后晚上又給你這臭婊子揍了第二頓,今天真是黴到姥姥家!」黃蓉心想,原來楊過這小子路見不平,教訓這家夥來著。他說是「拿」,想來不是騙便是搶了,還不知那女子有沒有受辱。想起適才被他調戲,本想再送他兩棒,只是還沒查知楊過的行縱,于是忍住問道:「那獨臂俠現下在那?那女子又是住在城東那家?」孰料那男子靈光一閃,當下明白眼前女子問題中的破綻,于是本來跪在床上的他,隨即坐回床邊,冷冷的道:「我爲什麽要告訴你?我告訴了你又有什麽好處?」黃蓉也不禁佩服這男子的機智,他說自己行騙爲生,想來不假,于是說道:



「我也不勉強于你,只是夜欄人靜,大夫都睡覺去了,倘若待會我下手太重,你唯有自求多福了。」男子心下驚慌,咀上卻不輸人道:「女俠既已教訓小人一次,再來一次也沒什麽大不了,只是這位獨臂俠神龍見首不見尾,要是女俠把小人打死了,要再找他便難如登天了。」他怎料到這麽隨便一句托大之詞,居然能打動黃蓉。這數天來,黃蓉苦尋楊過不獲,倘若放過眼前的線索,真不知何年何月才能找到他,于是說道:「好,我也不爲難于你,我們且來個交易,我給你十兩,你告知我一切。」「嘿嘿,這提議原是不錯,只是小人此刻倒不想要金錢了。」「那你要什麽?」「只要女俠聽從小人的命令,好好服侍小人一晚,小人定當有求必應。」原來這男子曆練江湖,又極好女色,在跟黃蓉談話中,早已被她的的體香吸引,加上知道黃蓉空虛寂寞,形勢上自己又掌握主動,于是色膽包天,對眼前這位武功奇高的女俠作此下流的建議。



黃蓉怎容得這般無恥之言,當下一棒便往他揮去。他受了一棒,胸口吃痛,口氣可絕不輸人:「你打死我好了,反正以女俠的才智,兩三年后總能找到獨臂俠的。」原來接腫而來的妙著,卻被這無賴的一句言語輕輕的擋去。黃蓉可真是進退兩難,她雅不願作此下流之事,可是楊過的消息對好而言何等重要,而且光憑「城東的女子」五字,根本不可能查出甚麽名堂,然而想到爲了一條線索而作此犧牲,卻又萬萬不願。



她猶豫良久,那男子卻又開口道:「適才聽到女俠呻吟之聲,想來女俠亦寂寞難耐吧?何不乘此良機共聚一宵?待會小人絕不點火著光,我既無法得悉女俠模樣,自是無法事后損害女俠名聲。何況女俠武功高強,小人萬萬不是你的對手,假若小人待會過份無禮,女俠只消輕輕一掌,小人便要往陰曹地府報道去了。以如此條件,即可換來珍貴情報,女俠請三思啊。」黃蓉緊咬下唇道:「好,但我也叫你知道,若你膽敢有所瞞騙,除了把你殺掉,我還要你先嘗嘗我的手段!」「小人起誓,絕不敢對女俠有所瞞騙,否則必遭天打雷劈,不得好死!」黃蓉歎了一口氣,「好吧,隨你的便,那你想怎樣?」男子笑道:「好妹子,先坐過來這邊吧!」當下便拖著黃蓉的手,強把她拖到床邊,黃蓉輕輕爭扎一下便坐到床邊,正好坐在男子的兩跨中間,背靠著這名無賴,雙手掩護胸部,心中既是羞愧,又是驚慌,又帶有兩分奇異的感覺。



男子心中興奮至極:「臭婊子剛才把我揍得痛快,現在看我還以顔色,不把你干死我這男人不做也罷!」想是這樣想,他行事起來卻又冷靜十足。他不急于進攻黃蓉的豐胸,雙手輕輕環抱她的纖腰,又不時輕輕撫摸她的腰垂,嘴巴可忙得很了,一時輕吻黃蓉的鎖骨,一時熱吻她的粉頸,一時在她的耳邊吹氣,說上幾句贊美說話。



黃蓉什麽時候受過這般細心的撫摸,徐即快感連連,跨下都開始濕了,防衛美乳的雙手也松了下來,只是羞于呻吟,于是還努力強忍著。



男子對于黃蓉細微的變化可謂了如指掌,當下雙手慢慢從腰部往上進攻,他輕輕握著黃蓉的玉手,把他們分別放在自己的大腿之上,黃蓉本來還有點爭扎,可是男子又在黃蓉耳邊吹氣,使她人都軟了下來,便不在抗拒把手放在這無賴的大腿上了。



成功解決障礙后,男子也忍不住了,雙手狠狠的抓向黃蓉的豐胸,黃蓉「啊」的一聲,既感羞恥又感痛楚,卻也有幾分興奮,她羞愧無比,如非爲了楊過,她早已一掌把這男子干掉了。



男子自不知黃蓉的心思起複,他倒是訝異于黃蓉雙胸的豐滿。「媽的,這妞兒腰這麽幼,胸這麽大卻又這麽挺,真是極品!看來今晚老子不用睡了!」他有節奏的按摩著黃蓉的雙胸,咀巴轉而進攻黃蓉的耳垂。黃蓉強忍了一會,終于忍不住輕聲呻吟。



「啊……啊……」「女俠的胸部又大又挺,偏生摸起來卻這般柔軟,真是美得很啊。」「啊……你……無恥……別再說了……快停手……啊……啊……」只是說這話時,黃蓉已是嬌聲連連,剛才的霸氣已全消失。



男子右手輕撫黃蓉臉頰,把黃蓉俏麗的臉龐往后仰,男子也忍不了,低頭便是一吻,黃蓉委婉相就,雙方就像情侶般熱吻起來,不斷在交換彼此的唾液。



這時候,男子不知不覺已把雙手進攻至黃蓉的衣服里頭,不斷在玩弄著她的乳頭。不愧是色場老手,男子有節奏地按摩和揉搓著黃蓉的乳頭,使黃蓉更形興奮,她的私處早已濕了一大片,感覺異常空虛。



不知不覺,黃蓉的上衣已被退去了,她羞得面紅耳赤,只是下體的空虛感卻異常強烈,她希望得到更多,于是也顧不得羞恥了,把左手從男子的大腿向后撫摸,直至對方早已暴跳如雷的下體,她輕輕撫摸著對方的龜頭,把自己最原始的欲望和需要告訴對方。



男子興奮莫名,口中柔聲道:「女俠很想要他嗎?」黃蓉的臉紅得像剛燒紅了的鐵,卻又不敢回話,只得繼續輕輕撫摸。



「女俠不回話,看來是不想要他,那便算了。」說罷便把黃蓉的手從自己的私處抽離。



「不……我很想要……想要他……」黃蓉的聲音細如蚊叫。



黃蓉也不相信自己接下來的動作,她除了把手再次放到男子的私處上,更主動把手伸進褲內,直接感受對方火熱的肉棒。



黃蓉心想:「啊,怎麽這麽大,而且熱的很……不知放進去會是什麽感覺……啊啊……怎麽我會這樣……啊……」男子心想:「想不到女俠武功高強,原來卻是淫娃一個,才揉兩下便變得這麽騷,哼,看我不好好教訓你!」男子當下放棄進攻黃蓉的乳房,卻把黃蓉緊閉的雙腿打開,分別擱在自己的大腿上,這姿勢是何等羞恥,黃蓉隨即把右手擋在私處前,咀邊卻在說「不要……」,左手卻不願離開男子的陰莖。



男子已決定要盡情羞辱黃蓉,于是強行把她的手拿開,然后隔著內褲撫摸黃蓉的私處。



「女俠很騷啊,你的內褲都全濕了,呵呵。」「不要……不要說啊……啊……很羞……啊……」「女俠剛才不是說想要嗎,你究竟想要什麽啊?」「啊……啊……不要……啊……我不說……怪羞人……」「女俠不說便算了……」說罷,男子卻加強刺激黃蓉,他的手早已越過黃蓉的內褲,直接刺激著黃蓉的陰核和陰唇。



黃蓉被他弄得嬌聲連連,下體早已濕如決堤,這下什麽女俠,甚麽丐幫前幫主的尊嚴,早就抛到九霄云外了,她忍不住道:「我要你的……那個……」「那個即是甚麽啊?」「啊呀……你老是在欺負人……人家想好哥哥你的……肉棒……」「肉棒你不是在握著了麽,我已給了你啊。」「我不依啊……我要你放進我的……這里……」「這里又是什麽啊?」「呀呀……你又欺負人……就是把好哥哥的肉棒……放到妹妹的淫穴里……幫我止癢……啊……快啊……別再欺負妹妹好不好……求求你了……啊……」男子一下淫笑,便把黃蓉和自己的衣服一古腦脫去,然后把黃蓉平放在床上,一下子便插進黃蓉的嫩穴中,開始猛烈又有節奏的抽插。



「怎麽樣,小淫娃,好哥哥的大肉棒好不好?」「好極了,妹妹爽得快要升天了,啊啊!」「哼,這麽快便升天了麽?好哥哥還沒盡全力啊。」「啊啊……再給我……再給我……好爽……啊啊啊啊……啊……」男子盡情施展渾身解數,用各種花式和淫語盡情淫辱黃蓉,黃蓉此刻早已理智全失,只想跟眼前這男子一起達到頂端,加上各種她從沒體驗過的招式,更使她趨向瘋狂,濕水都灑滿一床了。



「小淫娃,你看你多麽騷,淫水把床都弄濕了。」「啊啊……因爲好哥哥把妹妹弄得好舒服……啊啊……」「剛才你不是很威猛的麽,怎麽現下這麽騷,哼,你是小淫娃是不是?」「啊……我不是……啊呀呀……」「不是?那好,那我停下來,不插了!」「不!不要,不要啊啊!」「那你是小淫娃吧?」「啊……我是小淫娃,啊啊,好哥哥別停下來,我是小淫娃……啊……」「好,小淫娃……好哥哥要來了,啊啊啊啊!」黃蓉在高潮間回複了一絲理智:「啊,不要射進去……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太遲了……啊!」「啊啊!」黃蓉整個人都癱軟在床,身子都動不了,男子雖已射精,卻不願把肉棒抽離,他把身子壓住黃蓉,熱烈的吻著黃蓉。



又是一段激吻后,男子終于願意離開黃蓉的身體。正當黃蓉想開口之際,男子卻搶先在她耳邊道:「小淫娃,你說過今晚都要聽我的,現下距離天光還早得很,我們休息一會后便來第二回合吧。」黃蓉一聽,差點沒氣得彈起來。她又怎知道,這名無賴早已在腦海早制訂了第二輪的淫辱計劃。



〈三〉客棧受辱〈中〉



黃蓉正累到在床上,剛才的激戰使她大氣連連,稍稍恢複理智的她心想道:



「他說還有第二回合,想來也不會是什麽好事,要不要現在便制服他?不,如果現在出手,他又堅決不肯吐露消息,那之前的豈不是前功盡廢?不行!可是,那家夥這般辱我,給別人知道真是羞死了,接下來又不知道會怎樣……」正當黃蓉還在猶豫不決的時候,男子已把黃蓉整個抱起,道:「小淫娃,我們出去玩玩吧。」「什麽?」黃蓉簡直不肯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說過還有第二回合是不是?接下來保證讓女俠爽叫連天,可能會把客棧的人都叫醒哦,呵呵!」他邊說邊走,已準備把房門打開。



黃蓉大驚,心想剛才你這般對我,縱然屈辱,卻是于一片漆黑的房間中,終歸有個譜,這下子一搞,真不知道他會把自己帶到那里去,干些怎樣的事,當下便想出手把他結果,卻發現自己力不從心,竟然提不起勁來。



「女俠剛才用力得很啊,想來沒氣力了吧?哈哈!」男子似乎察覺到黃蓉的舉動,不無得意的淫笑道。



黃蓉又羞又惱,心想元氣一旦恢複,絕不會輕易放過這混蛋。



男子也是抱著同樣的心思,想道:「一定要在你氣力回複前再把你折辱一翻,教你小淫娃以后聽聽話話,把老子的肉棒整天當寶貝般的含著,哼!」房門輕輕打開,黃蓉又驚又喜,驚的自然是外面有人,喜的是原來外面亦已是黑漆一片,想來夜深人靜,老板員工等都回房休息去了。然而,四周雖是烏黑黑的,黃蓉總是羞愧難當,竟主動挽著男子的脖子,把頭往他的胸中鑽。



男子得意不已,看著這個武功比自己高不知幾倍的女俠,竟乖乖的躲進自己的胸中,心想女人終歸是女人啊。



雖處于危機中,竟也有點春心蕩漾,然而心中始終害怕得很,于是用心聆聽,但只聽見他的腳步聲輕輕的,大概是往外走去。突然間,黃蓉有點跌下的感覺,還沒知道什麽回事,相同的感覺再次出現,這下她知道自己與男子正在下樓梯,樓梯下正是客棧的飯店,她心想道:「他不會把我帶到街上吧,這般樣子要是給人看見的話該怎麽辦?」黃蓉聯想到自己在大街給人淫辱的畫面,心中羞恥連連,淫水卻不知不覺的流出來。



下跌的感覺驟然停止,想來已到達飯店,男子突然道:「好,就是這里,小淫娃,快把腳張開!」黃蓉感覺自己被安放在桌子上,四周只有非常微弱的月光照射進來,她擡起頭想看清楚男子的樣子,卻苦在光線微弱,看不清楚。她還在猶豫要不要把腳張開的時候,那男子卻要粗暴的把她雙腳張開,道:「小淫娃聽不到麽,我叫你把雙腳張開!你這般不聽話,俺可要好好的懲罰你!」說罷便把咀往黃蓉的陰部送去。



「不要!」黃蓉大驚道。



舌頭才輕輕碰到黃蓉的私處,男子卻察覺那里已是一片濕透,他笑道:「小淫娃真的很騷啊,我還沒開始便已經這麽濕,女俠這麽想要麽?」「不是,你別這樣!」黃蓉羞道。



「呵呵,現在倒威猛得很哦,剛才不是好哥哥的到處亂叫麽?」「你……」男子一邊在享受著黃蓉的私處,雙手也不閑著,不斷在揉搓黃蓉的豐乳。



黃蓉開始忍受不住了,這是他第一次被男人口交,偏生碰上這等色場老手,十八般口技都用上了。黃蓉浪叫連連,癢得把雙腿緊閉,把男子的頭都夾得緊緊的。



男子把揉揑乳房的雙手空出來,左手張開黃蓉的私處,右手輕輕的伸進陰道,舌頭則在陰桃繼續忙個不停。



「啊啊!你別這樣弄,我會受不了的……啊啊。」黃蓉頭向后仰,整個身都弓起來了,雙手都按在男子的頭上,卻無把頭推開之意。



「女俠很色啊,聽聽自己淫穴的聲音吧!」說罷便故意弄出「波滋」「波滋」的水聲。



「別這樣,我真的快受不了,啊啊……」男子心下暗喜,卻沒理會她的求饒,右手一直在加速抽插。



「呀呀,快到了……呀呀……」「女俠要到了麽,呵呵,那便泄出來吧,快泄出來!」「啊啊,別這樣說,好羞人……啊啊!呀呀!」一陣叫聲中,黃蓉一泄如注,爆射而出的淫水滿布在男子的右手和臉上,也有不少落在飯店的坐椅和地上了。黃蓉呼氣連連,整個人都好像虛脫了。



「呵呵,沒想到女俠這麽淫蕩哦,叫你小淫娃還真適合,你看,你的淫穴濕的這麽一塌胡塗,剛才享受得很吧,哈哈!」黃蓉也沒氣力理會他的淫語了,只顧躺在桌上呼氣。



「小淫娃舒服完了,便要給好哥哥服務羅,呵呵呵……」說罷便把肉棒送到黃蓉的口旁,黃蓉眼前只見黑色一團,鼻孔聞到少許淫惺味,她知道男子要求自己幫他口交,可是黃蓉一在從沒試過口交,二來自己身份何等尊貴,怎肯做這下流的舉動?當下把頭側向另一面。



男子可火了,心想你這淫娃要討打不是,當下左手強把黃蓉的頭擰回來,右手則用力地一下一下的拍打著黃蓉的屁股。



「小淫娃,在裝什麽處女來著,剛才不是爽得翻天覆地的麽?你不聽話,我把燈都亮了,叫大夥出來欣賞小淫娃表演好不好?」男子恐嚇的聲音伴隨著「啪」「啪」的拍打聲,感覺極是淫穢。



黃蓉也不清楚是他言語的力量,還是屁股被拍打的力量,她竟然輕吻了他的肉棒,然后便開始努力地吸吮,只是她第一次作這回事,不免粗手粗腳,拿揑不準。



「小淫娃原來沒試過,好哥哥便來教你吧。聽好,多用點口水,把肉棒含在口里,還要多用舌頭舔,最后手也不能空著,要在肉棒上下套弄。」他口里一面說,一面還是在拍打黃蓉的肥臀。



黃蓉也不明白,自己好像很享受屁股被拍打的感覺,于是便賣力地的吸吮肉棒,偶爾哼個幾聲,休息一會,立刻又恢複套弄。



「嘿嘿,小淫娃聰明得很啊,這麽快便學會了,把哥哥都弄得舒服死了。」男子的左手一面梳理著黃蓉的頭發,右手則在撫摸黃蓉的肥臀和屁眼。



「呼呼呼呼,嗯嗯……呼呼……」黃蓉沒理會他,仍是努力地在套弄著,她愈來愈享受這種一邊口交一邊被撫摸的感覺,她感到的下體愈來愈熱,很想男子再次把手指放進去,于是一邊仍是賣力吸吮,一邊找到男子的右手,想把右手引導到私處去。



眼見調教如此成功,男子大喜之極,只是他還想進一步折辱這女子,于是輕聲道:「小淫娃又想要了麽?這次想要什麽?」「嗯嗯……我想要……」「想要什麽?好哥哥可聽不到啊。」「嗯嗯……這個……」黃蓉把男子的手指引導到自己濕透的私處。



「嘿嘿,小淫娃,剛才你十分不聽話,既不張腿,又不願含好哥哥的肉棒,這下我可要好好罰你一下了,手指可不能給你。」黃蓉大急,一邊努力把他的手放在自己陰道上亂摸,一邊用舌頭舔著龜頭。



她貴爲一幫之主,武功高強,智計百出,萬萬沒想到現在竟受制于一個無賴之手,既要幫他口交,又要求他爲自己手淫,什麽幫主之尊,俠義之道,這下統統抛到九宵云外,現在她只想有人幫她的淫穴止癢。



「好哥哥快幫我,妹妹好想要你幫我止癢……快啊……」黃蓉哀求道。



「可是你剛才不聽話,我可不能饒你,除非你以后都聽我命令。」「好的……啊啊。我都聽好哥哥的……快啊……」黃蓉已失去理智了。



「小淫娃,老是要哥哥這般大費周章,這下子總不成就這樣饒你。」「嗯……不要啊……求你快點……啊啊……」「好吧,這次便饒你一次,給你這個止癢吧。」「啊……這是什麽……插得好深……啊啊!」原來男子眼見這女子癡態盡現,心想現下正好再玩樂一翻,于是隨手把隔壁桌面的竹筷抓了一把,挑了兩三支光滑的便插往黃蓉的淫穴。



「呵呵,小淫娃知道這是什麽嘛,猜中便再給你多些作獎勵。」「啊啊……這是……啊啊……我不知道啊……插快一點……啊……」黃蓉已顧不得口交,把頭側到一邊浪叫連連。



「誰叫你停止舔吮的?快舔!舔不好便什麽都不給你。」男子命令道。



黃蓉像只小狗般,立刻乖乖的把肉棒含回,賣力上下套弄,她感覺到口中的肉棒愈來愈大,快要把自己的口都塞滿了。



「小淫娃,等下要把我的精液全都吞下,知道麽?乖乖的吞下,好哥哥便給你獎勵。」「嗯嗯……」黃蓉點頭道。



「啊啊,小淫娃口技學得真好,我要來了,啊啊啊啊。」黃蓉感到一連串的液體把咀里送,糊糊臭臭的液體一口都是,她也顧不得惺臭了,爲了下體的快感,她很快的把精液都吞下,又細心的把龜頭都清理好,這才把肉棒從咀里吐出,甫吐出肉棒,黃蓉便忍不住又在呻吟。



「好妹子做得好,這下子真要給你獎勵了,這下便給你吧。」說罷便多給黃蓉十支筷子。



黃蓉只覺抽插下體的東西突然大了一倍,當下整個人都瘋了,一面在浪叫著,一面整個身體都在不斷的扭動著。



「呵呵,舒服嗎小淫娃,你不是女俠,你這放蕩的小淫娃。」「啊啊啊!好舒服……我是小淫娃……好哥哥再快些啊,妹妹快要升天了……呀呀!」「你知道這些是什麽?這些是竹筷,嘿嘿,連插竹筷都這麽有快感,小淫娃真不是浪得虛名啊,明天的食客倒有福羅,可以一償小淫娃女俠的淫水作早點,真是幸福得很啊,哈哈!」「啊呀啊……好羞人……別這樣說我……啊啊……」「做都做出來了……還羞什麽?你看你這淫穴這麽濕,都把竹筷弄濕了,說不得,哥哥要換一些新的竹筷了!」說罷男子即換上一些新的一堆竹筷,又是一陣激烈的抽插。



「呀呀呀!別這麽快……我要來了……啊……呀……」「女俠又要來了麽,呵呵,你這淫蕩的女俠,被竹筷子抽插也能有高潮麽?



可是我插得有點累了,不如叫小二出來幫忙好不好?他一定樂意得很呢。」「啊啊呀呀,不要……我只要大哥哥插我……呀呀……我只聽你的……呀呀呀呀……要來了……呀呀……」黃蓉的身體激烈的抽搐著,一陣淫水噴射而出,把竹筷和男子的手再度弄濕,然后黃蓉整個身子無力的癱在桌上,飯店彌漫著一陣淫惺味。黃蓉一邊在享受高潮后的余韻,一邊在懊悔怎麽自己變得這麽放蕩……男子把竹筷都放好在竹筒內,笑道:「這些竹筷都好香啊,女俠的淫水果然不同凡響,我都想把它們拿走了,呵呵。」黃蓉羞愧不已。



男子一下把黃蓉從桌上抱起,說道:「小淫娃女俠,我們回房再玩好不好?」清醒過來的黃蓉當然恨不得立刻擺脫這尴尬的環境,于是輕聲說好。



「可是回去的路並不好走的哦,我說過要罰你,這懲罰可還沒完。好哥哥言出便行,知行合一,絕不食言。好妹子,快站好,把你美麗的屁股對著我,待你準備好我們便起行回房了哦,呵呵呵呵。」說罷即把黃蓉輕放在地。



黃蓉無耐,只好背向男子,雙手扶地,把屁股擡起,她稍一擡頭,眼望面前漆黑的前路,不知道背后的男子又準備怎樣折辱自己。但不知怎的,她心底里竟有一絲的期望,期望背后這名無賴,能進一部的玩弄自己……



〈四〉客棧受辱〈下〉



這個姿勢真是羞死人了,」閉上眼睛的黃蓉,雙手撐地,兩腳分開,爆砍屁股擡得高高的,心里狐疑著,將會面臨怎麽樣的對待。



「剛才叫了那麽久,雖已盡量抑制住,但如果有人聽到……唉,我今晚究竟是什麽會事,怎麽好像變了另一個人似的……」黃蓉卻不知,這男子其實是當地人見人怕的小混混,像這樣把女生帶到客棧玩弄,次數之多恐怕連他自己也數不清,客棧老板對此早已習以爲常,每次見到他來投宿,都著夥計早早休息去,免得捱揍。其他房客,睡熟了的自然沒聽到,隱約聽到呻吟聲的,都只道是一對夫妻正在行那敦倫之禮,加上房客們投宿在外,人生路不熟,也就少管閑事爲妙了。



正當黃蓉還在想這想那的時候,粉臀突然傳來被緊抓的觸感,然后空虛的小穴突然傳來被充實的感覺,被一根火熱的肉棒狠狠的插進子官深處。受到突如其來的侵襲,黃蓉忍不住「啊」的一聲叫了出來。



「嘩,女俠的淫穴又濕又緊,原來剛才的筷子不能滿足你嗎?」男子一邊抽插一邊冷笑著道。



「唔唔……不是……你別胡說……唔唔……」黃蓉苦忍著道。



「女俠爲什麽不叫出來啊,剛才像個小淫娃的不是很可愛麽?」男子笑道。



「你別說這些,我才不……啊!」原來男子在問黃蓉的時候,已把肉棒抽出,待黃蓉開口答了一兩句,便突然狠狠的插回黃蓉的小穴。冷不提防這一著的黃蓉,忍不住叫了出來。



「啪啪啪啪」的聲音有節奏地在飯店回響,男子每次都把肉棒完全抽出,再快速的插進黃蓉的小穴,黃蓉從屁股到腦袋都深深感受到每一記撞擊的威力。



「啊啊……你……你……別這樣……我會受不了的……輕點……啊啊啊!」黃蓉道。



男子不理會,持續強力的抽插,使黃蓉快感連連。



「啊……啊……啊……天啊,這……太強了……啊啊……我快受不了……啊啊……好哥哥……求你輕一點……啊啊……」黃蓉求饒道。



「呵呵,這樣才可愛嘛,小淫娃女俠,忍住不叫出來多沒趣呢,呵呵!」黃蓉只感到羞愧,心想自己怎麽處處受制于他。眼見黃蓉不回話,男子便把黃蓉扶起來,在她的耳垂邊道。



「小淫娃,我們現在開始回房間羅。聽好,你要保持這個姿勢,一步一步的爬回去,可是你要小心哦,如果途中你的小穴夾不緊我的家夥,那我們就要重新再走一遍哦,呵呵!」男子解釋規則的同時,還不忘用力抽插著黃蓉的淫穴。



黃蓉從快感中稍稍回複了理智,心想這麽變態的遊戲虧他能想出來,而且幾乎可以肯定這家夥不會乖乖合作,說不定途中還會故意再生事端,好把自己再折辱一翻。于是黃蓉猶豫著,始終沒走出第一步,只是默默忍受著肉棒的抽插。



「呵呵,女俠這麽喜歡我的家夥,都不願意走嗎?哈哈,可是這樣不行呀,再等一下掏糞的就會來了,他看到女俠這個樣子,說不定會參一腳哦,我也不想女俠變的臭哄哄的,你就快點走吧。」男子恐嚇道。



這招果真有效,黃蓉也知道他可能只是大言炎炎,可是現在這個模樣,別說是掏糞的,便是給任何人發見了,自己肯定會被連環奸淫的,兩害取其輕,黃蓉終于決定開步前進。可是才走著兩步,便因自己走得太急而把肉棒丟掉了,男子于是抱著黃蓉的腰,把她拉回起點,再把肉棒重重插進小穴里。



黃蓉這次學乖了,她運用小碎步,一小步一小步的慢慢前進,這次走得很順利,樓梯都已經爬了一半,她狐疑著,「怎麽他這般合作?」男子並沒有讓她失望,他突然拉著黃蓉的腰,不讓她前進,然后加速抽插著黃蓉的淫穴。原來他一直在忍受著,爲了使黃蓉成爲他的女奴,他決心盡情折辱她,以摧毀她的自尊。開始時的合作,只是他的第一步棋。



「唔……唔……你欺負我……唔唔……快讓我走……」突如其來的快速攻勢,使黃蓉再次陷入快感之中。



男子沒理會黃蓉的話,他把雙手用力抓著黃蓉的豪乳,肉棒繼續全力直搗黃蓉的子宮深處。



「唔唔……我快受不了……唔唔……好哥哥……求你了……別欺負妹妹了……唔……唔……妹妹快受不了……」男子仍是不理會,仍是一股勁的抽插著。



「天啊……唔唔……這實在太強……唔唔……我要泄了……唔唔……」黃蓉已差不多崩潰了「呀呼……」男子突然停止抽插,黃蓉整個人差點倒在地上。



「呼……小淫娃的小穴太舒服了,我都差點忍不住要射出來了,呼……好吧,我們繼續走羅。」男子道。



「不行……唔……我沒有力氣了……」黃蓉端著氣道。



「好吧,那我們就在這里休息一下吧。」男子道。



男子把黃蓉的頭拉起,熱吻著黃蓉的咀,黃蓉委婉相就,二人不斷在交換著唾液,黃蓉的豪乳不知不覺又成爲男子祿山之爪的獵物。



大約兩分鍾左右,不斷的愛撫使黃蓉氣端不己。她想,要是不快點前進的話,等下又會被他抽插一翻,那時可真會受不了,于是自己回複爬行的姿勢,努力地萄匐前進。



經過一連串的努力,黃蓉終于克服了漫長的樓梯旅程,只要再往前走數十步,即可回到房間,免卻被第三者發現自己的醜態之恥。



可是要順利回到房間,沿途還有兩間客房,出乎黃蓉意料之外的是,黃蓉居然毫不困難的便爬過了第一間客房。原以爲會被男子再抽插一翻的黃蓉,猜想男子亦已有點疲倦,在她小穴內的肉棒雖仍堅硬無比,但抽插這麽久,腿背等肌肉難免疲累。



黃蓉心想,正好乘此良機,快步爬回房間,其實以后再算。正當黃蓉爬至第二道房門時,雙手手臂突然被抓住,整個人的上半身懸空著,然后身子被稍稍轉了一下方向,于是黃蓉嬌豔的身子,正面對著客房的房門,只要里面的房客打開房門,登時可摸到黃大幫主完美的身驅。



就像在樓梯一樣,男子又開始強烈的抽插,比上次更危險的是,第三者就在一門之隔的房間內安睡著,稍大的聲音都足以完全吵醒住客,並使黃蓉前功盡廢。



一想到這點,黃蓉便什麽快感都沒有了,眼前雖仍是烏黑黑一片,但門后住客卻像是會隨時打開房門似的,她只想脫離這險地,可恨自己雙手被人抓著,她只能默默地承受著男子強勁的抽插。



「唔唔唔唔……呼……唔……呼……呼……」黃蓉死命地忍耐著,但男子就像猛虎一般,毫不憐惜的從后進攻著黃蓉的私處。



「唔呼呼……呼呼……不行……唔唔……呼呼……我快受不了……放過我吧……唔唔……」黃蓉如蚊般小聲音的求饒道。



那知道男子不但沒放慢節奏,反而全力施爲,就像是要把黃蓉的淫穴完全摧毀一般,把肉棒幾乎完全抽出,再快速插入。



「唔呼呼……真的不行了……饒了我吧……唔唔……好哥哥饒了好妹子吧……唔唔……唔……」超強勁的活塞運動使黃蓉崩潰了,她的小咀不斷流出口水,小穴亦已變成一片澤國,淫水更從她的腳一直流至地板上,她已數不清在這門前被抽插了多久、被抽插了多少回,她只知道她真的忍不住要叫喊出來了,于是在失去理智前的瞬間,她掙掉男子雙手的束縛,整個人扒在地上喘氣,肉棒自是離開了她那濕潤的小穴了。



「呼呼……呼呼……」黃蓉側臥在走廊的地上,整個人就像虛脫似的。



男子一言不發,扯著黃蓉的頭發便要把她拉回起點,黃蓉知道自己絕對受不了同一次的折磨,于是帶著嗚咽的聲音求饒道:「好哥哥饒了我吧,妹子真的受不了,別要我重新再來一次了。」「我可是有言在先,現下你遵守不了約定,爲什麽我要聽你的?」「好哥哥,妹子人都是你的了,我還有不聽你的麽?」「我就不信你會聽我,待天亮了,你體力回複了,你還會聽我的麽?」「好哥哥,妹妹愛死你了,你這麽強,肉棒這麽粗,妹子一輩子都離不開你的……你便饒了妹子吧,回房間后妹妹定當好好服侍你。」黃蓉沒想到,自己貴爲一幫之主,居然能說出這般如妓女的說話,只是她實在不願意再爬一次了,于是只好委曲自己。



也許是太激烈的性愛吧,黃蓉竟在不知不覺間被他俘虜了,黃蓉甚至忘記自己身負絕頂武功,此刻她只覺自己是個無力的小女子,被人無情地玩弄著,更要命的是,自己居然快感一浪接一浪,對于一連串的折辱,她竟受之如饴。



「好吧,那你發誓,從今以后便是我的女奴,不得違反我的命令。」「我發誓……」黃蓉的聲音小如蚊子。



「爲什麽我被他這般折辱,我竟不覺得討厭,更好像有點歡喜的?唉,莫非我是喜歡被人虐待的變態?」黃蓉低頭想道。



「好吧,起點是不用回去了,可是你要用你淫亂的小咀來服侍我的肉棒,直至我們回到房間爲止,知道嗎?」男子命令道。



黃蓉二話不說便把肉棒含到咀里,且賣力地舔吮著。



男子要她回複之前被抽插的姿勢,只是前后倒轉了,他慢慢的領著黃蓉回房間,黃蓉也一直把肉棒含在口里,片刻也不願和他分離。



「呀……」的一聲,房門終于關上了,黃蓉終于成功回到房間,只是她實已筋疲力盡,且被好生折辱,甚至被迫發誓成爲女奴。但她只刻已不願多想,只想好好服侍咀里的肉棒。



「啊,女俠還真聰明,口技學的這麽快,想來這是你天生的本領,呵呵。」黃蓉不語,繼續專心舔著,雙手在輕輕套弄著。



「好吧,淫娃,爬回床上,雙腳打開,讓好哥哥再爽一爽。」黃蓉真如狗般爬回床上,雙腳M字型的盡量向外張外,淫穴一呼一吸的,如寵物等待主人的寵幸無異。



「呵呵,真沒想到能把女俠都搞上了,更沒想到她居然這麽服從,或許她有點喜歡被虐待也說不定。說不得,若她長得還可以,過幾天我還可把她賣到妓院呢!哈哈……」男子一邊想著,一邊又把肉棒挺進黃蓉的淫穴。



「啊……啊……好哥哥……好強啊……小妹妹……都快瘋了……小穴……好舒服……啊啊……好哥哥……求你……再快……點……啊啊呀呀……」聽著黃蓉一浪接一浪的呻吟,男子又那會料到,黃蓉在淫叫聲中已作了決定……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