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获取本站最新访问域名

获取最新域名
《夏家三千金》前篇《大姐的陰謀》









我和女友交往是從高三開始,大學也一起讀,但兩人的家庭不是在一個鎮上,不過因爲是山路所以也得大半天的車程



雖然交往了這麽久,但我們一直保持「地下」的關系,因爲她父母都很傳統,所以我們的事一直都瞞著雙方的家長,大四畢業那年的我們,因爲我的工作原因(工作是內定的,但是要到年底才能上崗),而她選擇了繼續讀研,所以將過上兩地的戀情,也正是這個原因,她要求我回去見家長。也就是大四的那個暑假里故事發生了。



南方的暑假就是一如既往的悶熱,但在她家卻完全不同,因爲她家是住在半山腰上的,她家條件其實不錯,在山下不遠的鎮上還有一處房子,但她父親說喜歡這樣的環境就一直沒有放棄這塊祖地,反而是用生意上的錢在這半山腰上修起了一個2層小別墅。大多時間都是住這邊。(她父母都是做茶葉生意的。)好吧,大概背景就是這樣的啦,下面我們進入主題吧,首先她的家庭成員:她的父母,還有一個大她3歲的姐姐(未婚,而且是剛失戀,也是因爲兩地戀愛,苦苦相戀了5年,畢業后堅持了3年多,但最后還是分手了)所以大姐是不看好我們的,也是我主要要克服的一大難關,然后就是一個小她2歲的妹妹(完全一個調皮鬼,跟她兩個姐姐天地之別。大姐比我女朋友還是好點,我女友完全就是一個乖乖女,所以我們才會地下這麽久)。至于三個美女的具體尺碼之類的我就在后面的細節里面好好描述吧。



因爲之前就已經打好招呼說我要去她家,后來才知道,她們全家都還爲我的突然出現開了個小型家庭會,畢竟以女友的性格,突然就抛出一個交往5年的我,確實有點小突然。開始我還以爲她家的房子就是那種小農村的2層小樓,但走到樓下才發現,原來不是,明顯是有特別找設計公司做過的。山路確實難走,他爸是騎著馬下去接我們的,他家養了兩匹,我跟她一匹,伯父帶著行李一匹。

一進家門,老三已經在從里屋跑出來看我這個「新人」了,門一打開,就看到她立馬停住了,看到我就是一陣壞笑,就喊「姐,形象方面勉強打個9分吧,就是有點黑,我叫***,你叫我老三就行,我是不是就該直接叫你姐夫了啊?」,

一個高挑,短發,纖瘦的瓜子臉美女。這就是老三,她明顯比她姐要瘦了一圈去了。穿著一個小碎花連衣裙,一副可愛的模樣。



這還沒進門呢,這麽突然,我完全就是一頭霧水,我女友推了我下「這是我三妹,你以前見過照片的」,我這才反應過來,「三妹好。」尴尬的回了一句。

只見老三立馬就撲哧笑了出來,「說了叫老三就好,二姐,看來你也帶回來一個悶油瓶啊。」



「媽和大姐呢?」女友沒有太理會老三的玩笑,淡淡的問了句。不應該說淡淡的,就是很優雅的那種,她總能在任何情況下保持這樣的狀態。



隨后就從走道里傳來了聲音,「回來了啊!」,是伯母,我把手上的東西放到一旁,然后就一臉堆笑的上去喊了聲「伯母好!」,她媽先是打量了我一下,然后點了點頭,「好,好。來趕緊屋里坐,到我們家來是挺不方便的,山路沒累著吧?」,我笑臉又推起來「沒事,沒事,騎馬很好玩。呵呵」



晚飯時才知道,原來大姐在山下的鎮上住,就在鎮上銀行上班。今天聽妹妹會回來,晚上再上來,而伯父伯母因爲茶廠出了點工人事故,說是工人打架了,兩個人要立馬下去處理,一樓有一個房間,是伯父伯母的,樓上是三間,一人一間。



「老二,你今天跟你妹睡,小王就先睡老大那屋,等會我們下去時就讓老大她別回來了。你的房間前斷時間你爸拿來當雜屋放了些茶葉,有股味道,明天通通風小王再睡過去吧。哦,還有我們可能今天晚上也都不回來了。」



話語間完全沒有讓我跟女友同房的意思……但其實我們都已經同居塊兩年多了。我們都滿滿的答應了。飯后不久他們兩就匆匆出了門,看伯父的表情事情貌似挺嚴重的。



屋子就剩下我們三人,老三上來堆笑道「姐,今天你們兩睡老大的房間吧,我可不想跟你擠一張床,我習慣一個人睡了。反正爸媽都不回了,等明天房間騰出來你就跟老大睡去。」女友也沒說太多,就只是「嗯……」



了句。然后拉我上了樓,「那我們就先休息了,一天都快累閃了」



女友是天蠍座的,很明顯的天蠍座,在平時都很鎮靜,但在我面前,她就是一個徹底的小騷貨,這時我早就料到她是要干嘛了。我確實是累了,隨便沖了個澡倒床就要睡著了。等她洗澡回來,我都已經打起小呼噜了,然后就被她從渾渾沌沌的狀態推了醒來……「寶寶,寶寶,我們愛愛吧。嘿嘿……」



我這睡得正想呢,「今天一天路程這麽累了,不要了吧,何況這是你姐的房間,雖然換了被子但也不好吧……」



「就不啊,我就是想在我姐的床上試試,趕緊的,不然明天就沒機會了。寶……寶……」



我這邊實在是招架不住了,勉強爬了起來,喝了口水。



「這麽累,就算我勉強答應你起來,下面的爺也不會起來的。」我一臉無奈,指了指軟軟的褲裆。



「呵呵,收到,你等會啊」女友一個壞笑,穿著睡袍就跑出了門,聽拖鞋的聲音她應該是去了她的房間,我們行李都在房間放著。



「啪,啪,啪……」女友推開了門,然后一臉壞笑的沖我放出她那淫蕩的笑。

我兩手一攤,表示不理解,也表示沒反應……



這時女友慢慢的解開腰間的睡袍帶子,兩手順直緩緩地垂下,睡袍由她身上如絲般輕盈的落下,這時我才發現原來另有玄機,這時的女友穿著竟是一個全透明的吊帶絲綢睡衣,內褲是那種細帶的蕾絲。頓時氣氛就完全變了。一頭齊胸的卷發隱隱的遮在胸前,隨著她的扭動,兩顆粉嫩的乳頭在落地燈的映射下更讓人沖動,說實話,女友的腰並不細,但這因爲這條絲般輕的內褲並沒有像一般內褲一樣把肉捆得緊緊的,這樣自然的腰身要美得多。女友已經觀察到我的驚訝了,這套衣服也是她特意給我準備的,但確實是一個大驚喜,對平時穿得很保守的她來說,這樣的飛躍確實有點太突然了。



我也毅然被這一舉動打消了所以困意。下面的橡皮,依然變成了一支小鋼炮。

女友用極大的幅度扭動著腰身,邁著模特貓步向我逼近,平日里要這麽走我會笑話死她,但搭配這樣一身著裝,下身的反應已經完全暴露了此時此刻澎湃的我。眼睛專注于她扭動的臀上。



走到床前,女友像貓女一樣,軟軟的爬上我的身軀,(吹的是自然風,床上就一張毯子,題外一句,那里的夏天夜晚的風真的比空調要強上百倍。)掀開我身上的毯子,脫去我的衣服,我就想一只任她宰割的小羔羊,傻笑著看著她,她明顯已經完全感受到我強烈的反應,一臉的自豪「好戲在后頭呢……」然后雙膝跪到我的枕前,左手下去握住了我的鋼炮,右手拉住內褲往上提,勒住了下身,一邊用手上下套弄著我的陰經,一邊扭動腰身給我展示她的下身。沒一會兒,我就開始伸手去抓她的那對大奶子,她推開我的手,什麽也沒說,只是對我繼續壞笑著,然后做了個「噓」的手勢,堵住我正要發言的雙唇,然后一跨右腿,騎上我的身子,但是是背對著我的哦……我開始以爲是要69式的,沒成想,她緩緩地往我腳的方向移動,然后屁股到我陰經的位置就停了下來,俯身下去雙手撐床,這時的我也明白她要做什麽了,一眼看過去,身上一個圓潤白皙的屁股,正扭動著揉動我的陰莖。而那條內褲的點綴更讓我神魂顛倒。



「怎麽樣?」女友有點小驕傲的口氣首先打破了沈靜,不說話還好,這一說,我開始喘氣了粗氣,「嗯,寶寶真厲害,好熱,嗯,嗯」我想我已經開始有點小失態了,再也忍不住了,雙手一個龍爪手就抓住了兩片肥臀,嘴里也放開了,想女人一樣嗯嗯起來。不一會,女友停了下來,回過頭來「這樣的程度你就忍不住了呀,也太沒定力了呀,這要放你一個人出去工作我還真不放心了。」



「不會……,不會……!!!,我就愛你一個,這不是您突發奇想要給我當天皇上嗎,平日里我都是您老忠實的奴才」我竟然還貧嘴了起來。



「哼……,這還差不多。」接著一只手把內褲側邊的帶子慢慢地拉起來,然后「嗯……」的一聲,示意讓我來完成拉開內褲的任務。



我伸手拉開絲帶,內褲飄然落下,女友這時也轉過身來,看來是要用男下女上了。



沒想的是,這時女友的下面也早已泛濫成災,看來這次的表演也對她本身是一個很大的刺激……



但是就在此時此刻,更沒想到的是房門竟然打開了,女友還沒來得及臉紅呢,第一反應就是立馬拉上身旁的被單,能蓋多少是多少了。推門進來的正是姗姗來遲的大姐。她可能沒察覺到房間內的異樣,也可能是想給我女友一個驚喜,「霞,我回來啦~!」但是走進門還沒幾步就被眼前的一幕驚住了,這時我也完全是一片空白,而我的小鋼炮還在床單的保護范圍以外呢,女友立馬推了下我,我也頓時傻了眼了……立馬托起被子往我上身蓋。但是蓋上了也頂多就是個帳篷樣式而已。沒有多少能遮掩尴尬的氣氛。



「打擾你們了吧,我拿點東西就走」然后東西也沒拿轉身就出門了,然后就是樓道里傳來一聲呐喊「老……三……」我也大致明白了是怎麽回事了。



說實在的,后來回想起來,就剛剛幾秒我的記憶里連她姐的樣子都回憶不起來,穿著打扮也完全沒了印象。但我察覺到一個很細微的眼神,就是她姐盯著我的陰莖看了有一會兒……這時身旁的女友已經快要哭了,一頭扎進了枕頭里面,兩腿拼了命的一陣亂踢。我也一時不知道該說點什麽好了,其實我就這麽一弄我的性欲反而更強烈了,但是這種時候還繼續去惹老婆那完全就等于給自己判個死刑……



許久,我也不知道老婆是什麽時候睡著的,我就記得我拼命勸她,然后我就睡著了,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夜里2點了,是被尿意弄醒的,夢里還在拼命尿,而尿不出呢。清醒了一會,看了看身邊的女友,睡夢中的她明顯還皺著眉,看來晚上的事一定對她打擊很大,頓時我有點小感傷,真想找個什麽辦法把她勸住。起身下樓上完廁所,因爲女友的事我也沒了睡意,找了灌啤酒往客廳走去,沒想到客廳還有電視的聲音,以爲是老三,畢竟也只有她能這麽晚還在看電視。但是走近一看,竟是一頭長發……身子立馬就是一個激靈……不會吧……(你們懂的)這時那個女人也察覺到我的存在了,轉過臉來,一看是我,剛開始是一臉尴尬,但不明顯,立馬就沈著了氣。



「哦……,我是霞的大姐,你也跟她叫我姐就行了」一個發型跟臉型完全跟我女友一樣的,但明顯比我女友要老練的一個女人轉身站起來對我說到。



這個女人完全就是我女友的成熟版啊~!那種氣質是我女友沒有但是有急需的。但這不是一時能練就能學得來的,這種從骨子里散發出來的女人味比我女友剛才故意演出來的妩媚要更強烈得多。



「哦,」我停頓了下,「玉姐」直接叫姐明顯有點不適應。「這麽晚了還在看電視啊?你也失眠了嗎?」這種挑逗的語言我沒想就說出來了,一個想要好好聊聊的架勢。拿著啤酒走到茶幾旁的單椅坐下,這時才看見大姐的全身,她穿的是個小吊帶,外加一個碎花小短褲。個子跟我女友一般高,身材也是那種圓潤型的,胸前的乳溝深得那麽美,皮膚也是白嫩得出水的那種,走近了看才發現原來跟女友也不是那麽的相像,仔細一看還是明顯看得出是兩個不同的人,但也一眼就能知道是兩姐妹的關系。



「沒有,我不習慣跟老三睡,也不想睡父母的房間,就打算在這貓一夜得了。」

頓了頓「你就是小王啊,其實我是唯一一個在今天之前知道你存在的人,看來你比照片上要帥啊。」看來她們兩姐妹關系不錯,也難怪今天女友敢在她姐的房間動土……「呵呵,哪有哪有」我賠笑到。「怎麽?你睡不著嗎?」她又問道。

「哦……,我沒事,白天一路上睡得挺多的,所以這一醒來就沒睡意了」

其實我這頭正困著呢。



「要不這樣吧,你去陪霞睡吧,我正好看電視打發下面的時間。」



玉姐想了想,「好吧,那你蓋著被子,晚上冷別著涼。」微笑的把她身下的毯子遞給我,起身要走。



「哦,……額……今天的事你等會跟霞好好談談,她挺在意的。」



我冒出這麽一句,擺明的勾引她啊……說完就后悔了,但是我當時的初衷完全是想讓女友能好受點。



話題一打開,玉姐也開始尴尬了起來「是嗎?其實我什麽都沒看到的,是你們多想了,我回頭跟她說說吧」然后有點小女人的轉身就上了樓。



聽著她遠去的腳步聲,我一個人躺在沙發上陷入了沈思。



第二天醒來,太陽已經照到臉上了,肚子一陣餓,想抽根煙清醒一下,摸了半天沒找到打火機,等清醒起來,才想起來自己在女友家,這要被她父母看到多不好,立馬起來整理,一看表已經快中午了,但是整個屋子都沒其他聲音,貌似都出門了?~心想,不應該啊,去洗漱,聽到廁所有水聲,我就試探著喊了幾聲。

「進來吧,我在里面洗澡呢。」聽到這一句我當時心里就是一麻,這是玉姐的聲音,她這是?摸索著看了門,這才想起來她家的衛生間洗漱和洗澡的是分開的,這時,洗澡間的門打開了一道小縫,是玉姐,白皙的肩膀還在滴水,就光看到這麽點就已經開始心曠神怡了,但是更沒想到的是她這時胸是整個貼著門了,(門是那種磨砂半透明的,就是里面能看到外面,但外面只能看到里面的影子的那種)這麽一貼,整個乳房就完全清晰可見了,乳頭有點黑,但是這麽一看就知道胸是肯定有料的,「小王,起來了啊,早上霞還叫你來著,你肯定是太累了,就干脆讓你多睡會。她們兩就先去山下外婆家了,我給你做了早餐,在廚房,應該還熱著,吃完我們也準備下山吧,還能趕上午飯。我洗完,再打掃下就出門。」

「哦,那我洗漱完就去吃早餐」這時我立馬轉過身子去,因爲下面的鋼炮已經把睡褲都要頂破了,一邊弄著牙膏一邊說「還有,玉姐,你昨晚房間見我的打火機沒?我想應該是掉你房間了」我一擡頭,發現玉姐正透過鏡子看著我,我這才發現,鏡子里的效果更誇張,整個鋼炮都快到90度了。



玉姐立馬關了門,回道「沒注意,要不你自己去找找吧。」



我洗漱完,但是頭腦還是在鏡子里玉姐的眼神。飯前一根煙,賽過活神仙,先找我的打火機吧,(其實我不怎麽抽煙,就是抽著玩的,但是打火機是用來顯擺的,也是女友送的生日禮物,原計劃是見她親戚敬煙點火能顯擺下呢)上了樓,一進房間,一陣香水味,應該是女友的COCO,房間又恢複了整潔,這才想起早上迷迷糊糊的被女友推醒過,跟我交代了幾句,玉姐還說反正還要搞衛生,就給我做了早餐,再一起下去跟你們吃午餐。不要她叫我了,回想下,女友的心情應該好點了。



床頭櫃上只有我的手機,用燈照了照床底也沒有,床頭櫃下倒是有個小縫,于是伸手去摸,指尖碰到了什麽,但是因爲太窄了,只能碰到,于是打算把床頭櫃搬起來,這正要挪呢,門「砰」就推開了,玉姐裹著浴衣神色慌張的說「那里沒有,那里沒有,我先給你收到抽屜了」然后就跑過來上前要阻止我,我一臉奇怪,沒想到這麽緊張,轉過身來就潛意思的離開這個櫃子,表示要她別沖動,我不動就是了,就在她快跑到我跟前的時候,她的眼神都沒看我,而是急切的想看到櫃子的結果,就在這時,她的腳一滑,我就看到她原本緊拉著浴衣的手往我臉上一打,我也下意識的去扶她,幫當我先是頭一麻,腳腕就是一疼,(姿勢分析:當時我是完全被這三連擊整暈了,玉姐是一只手還在我臉上,身子是整個側壓著我的,應該是膝蓋磕到我的腳腕上了,其實我當時衣服已經被掀起來一半了,感覺到了玉姐的身體已經直接跟我接觸到了,她的腿和身子都還是濕濕的,還有點滑滑的,應該是洗到一半就上來了,因爲把鞋拖了,才被腳上的泡沫滑到了。)我當時都暈了,頭是一陣疼,要不是被打了那一擺拳,不,應該是在毫無戒備的情況下中了那一拳,我根本就沒事,強壯得很呢,但這時后腦又是一陣麻,「哎呦……」我這時就算玉姐在給我口交我也只能感覺到頭麻,手開始往頭上捂,然后身子蜷縮,這時的玉姐也意識到嚴重了,畢竟我是后腦著地,她是前撲的。

立馬跨著我的身體,來看我的情況,因爲雙手是撐著地的,她的浴袍整個都開了,我雖然頭麻,但這時已經被上帝扇了一記耳光,「你丫這時候還能麻~?」

玉姐的胸明顯是那種圓潤結實的那種,很挺,乳溝就如先前在浴室看到的那樣有點泛黑,兩個奶子就這麽吊著,一臉正經的看著我問著什麽我已經沒意識去聽了,她應該是沒穿內褲的,這都不用想,但是光線問題看不到下面的具體情況,只是有一片黑云一般,她見我沒理會她的話也沒掙扎,這才順著我的眼光往身子低頭一看,「啊」一驚,左腳往后一退,就要起身,我就感覺腳下一陣劇痛,她的小腿再次壓到我的腳腕了,我整上身就不自主的往上一坐,想去摸腳,就這麽一下整個人就撲進了她的胸前,臉整個貼到了她胸上,她先是一愣,但是隨即的反應是沒有其余動作,任由我這麽往她身上貼,這個動作持續了一會,沒那麽疼了,顯然是腳已經離開了,這才往后一仰頭,雙手從背后撐著地,「我的腳……」

這時的玉姐,正半跪的坐在我大腿上,頭扭到了一邊,手沒有任何動作,一副任人宰割的意思。(就像對我說:你來吧!)聽我這一說,臉刷的一下就紅了,然后就是合上浴袍就往外走,把我一個傷員就這麽留在了原地。



等我勉強下樓,她已經系上了睡袍,在樓下端著個杯子喝水,我一瘸一拐的要下樓,她這才知道我傷了,立馬上去扶我,到了沙發上我一看,整個悲劇了,腳腕腫得跟個紅薯一樣,「哎呦……這怎麽辦啊,就要拿起電話打。」我叫住了她「玉姐,沒事,是脫臼了,我踢球的時候有過,后來太劇烈了就容易脫臼了,你幫我拉一下就行」其實我當時也有點慌,不過我這個腿的關節醫生說那次脫臼后就會有點松,她也就這麽信了我的,聽著我的給我拉著腳就活生生的給接上了……



事后我就給女友打電話,找了個理由說腳腕扭到了可能暫時不能去山下了,玉姐也一個勁說挺嚴重的,說先這麽呆著,她來照顧我,我女友她們就沒多說,說好晚上騎著馬回來,明天再駝我去看醫生,而且她父母去了省會的醫院,打架的人傷得挺重,還說要打官司了,要去勸人私了。這幾天都得大姐做飯,然后玉姐就要她們晚上回來的時候先多買點菜。而且得知我的打火機已經讓女友收在包里了。



不過這時的我已經知道玉姐爲什麽謊說,打火機是她收著的,因爲在她離開后,我又起身看了床頭櫃地下的東西,那是一套自慰器,平時你不把床頭櫃整個擡起來,或者把最底下那個抽屜整個抽出來是看不到的。



我的心里已經開始一陣沖動,但是我也知道最好的機會已經被我這傻子錯過了。再加上腿上有傷,也只好作罷,從長計議,但只要稍微好好計劃下,她的人不怕吃不到。



她說我干脆直接吃中餐算了,就穿著浴袍就進了廚房,兩人一直無語,吃過午飯后,我被攙扶到了沙發,其實已經不怎麽疼了,脫臼就是這樣,只是不敢太用力站,玉姐一直穿著浴袍,剛剛又忙著做飯,就又往浴室走了,應該是繼續洗澡,忙活了很久,我有一股尿意,但是樓上的衛生間我是去不了了,就往玉姐在用浴室走去,正好奇她這麽久在干嘛呢,不會自慰吧~?一陣胡亂猜測,門沒關嚴,我悄悄走到浴室的門口往,浴室的門大開著,水嘩嘩流著,我悄悄走近一看,玉姐正跪著刷魚缸,背對著我,身子穿的應該是套黃色的泳衣,整個褲子被大大的臀部撐得很薄,下體的陰唇都已經把褲子吃掉了……



我這邊也看著這麽火熱的場景,小鋼炮立馬又起來了,沒有半點掙扎的余地。就這麽看著,沒一會兒,玉姐起身轉過身來放噴頭,才發現我在門外,其實我是有躲的,但是身體猶豫了一會,這麽好的機會還躲~?!不能笨兩次吧。然后我先說話了「玉姐,我要上個廁所,」「好的」玉姐起身往外走,而我也不知道哪來的勇氣,一側身,「扶我下」有著一絲命令的口氣,潛台詞是「你幫我弄成這樣,就想這麽不管我了!?」



玉姐猶豫了一會,其實她也清楚,你這小毛賊,客廳到這你都能來,這會兒你就裝起來了啊。攙著我來到了馬桶前,正要走,我稍稍一用力,意思是讓她別走,她竟然沒反抗就這麽原地呆著,只是把臉側到我這邊,我掏出了已經硬得不行的大雕,其實怎麽可能尿的出來,這麽硬著,我的手開始往她身下遊走,她的身子可能是因爲剛洗過,滑滑的,加上衣服很貼身,我一把就抓上她的屁股,開始揉,然后轉過身來把她往牆上逼,她沒有太多的反抗,開始喘起了粗氣,兩人面對面的時候,她的頭始終是低著的,我擡起她的頭開始親,那種瘋狂的親,恨不得立馬就把她吃掉,她也開始回應著我,兩人完全都已經投入了淫亂的感覺當中,眼下性就是一切。但是女性的理智還是要強烈一些,她推開我那啃食她嘴的頭,「好吧,我來幫你弄,但不能做。」視乎下了一個很大的決心才想到的辦法。

「嗯?」我開始沒反應過來,但也不敢霸王硬上弓,就任由她,看她是要怎麽做。她緩緩褪去我的衣服和褲子,把我扶到了魚缸里面,我只能就這麽站著,因爲太想要了,怕我多余的動作最后什麽都得不到,她蹲下去用水沖著我碩大的陰莖,先是仰頭對我微笑了下,然后低頭有手柔柔的在我的陰莖上滑動,「這比昨天看到的還要大啊,小王發育得不錯嘛,真羨慕我妹哦。」然后手就拖著我的睾丸,來回的玩弄著。興奮異常的我,不僅感覺下體一陣酥麻,急需找個地方插進去,而且有點小癢,于是下身就被這種瘙癢前后抖動著。



「這麽急啊,我再測試下你的耐力吧」我就是一陣心酸,心想:姑奶奶,你這騷得天上去了的姑奶奶,您就行行好,趕緊讓我舒服下吧,至少你用手套弄下也好啊。



但是玉姐哪是那麽容易能給你吃的主,轉身站起來用屁股開始在我陰莖上上下搓動,由有還反過身來把我的JB往她屁股縫里按,因爲泳褲的原因,很滑,還一邊轉過頭來妩媚的眼神望著我「要不是你是我妹的人,今天你就要被我榨干去。我騷起來可是很耐干的哦」



我這已經完全被擊跨了,就沖這麽淫蕩的話就能讓我射上一百遍。但是我很清楚,這是一場比中央直屬公務員考試要嚴格的百倍的考試,壓力山大……但我得頂住咯,隨即開始把一直盯著身下那個妖娆扭動的屁股,心里直念叨「4.1315196.

……」。



眼不見爲淨,但是玉姐開始發出很嬌媚的「嗯嗯聲」,似乎她自己也已經入戲了,開始揉捏著自己的胸,但是沒一會,她就放棄了,而是打算正面迎敵,轉身跪下,而我的姿勢這時已經完全走樣了,從外面的鏡子可以看到,我就想那個廣場上的撒尿的小孩雕塑,整個人以JB爲箭頭,要往外射的一張弓。



玉姐先是笑了笑,然后一口就咬住了我的JB頭,開始真的是用咬的,接著就是用嘴開始吸,來回的動著頭,兩手也沒閑著,一只順著我的腿上下串,一只握住我的蛋囊。接著突然就是一記深喉,深得她的表情都變得難受的那種,皺著眉,可能是我的JB比她想象的要大要長,立馬就退了回去,但是唾液流了一嘴,也把我的JB給包住了,她用手整理了下我的鋼炮,然后就上前開始一陣猛攻,手來回套弄著我的陰莖,嘴也來回吸著我的龜頭,舌頭也沒閑著,只往我的馬眼里面鑽。

可能是唾液潤滑的作用,感覺就是一團軟軟,柔柔的肉包著整個陰莖,龜頭上又有強烈的吸附感,這下是真架不住這輪攻勢了,「啊……要射了,要射了……」我也是怕射到她嘴里不好,但其實又萬般不想她的嘴離開……就這麽射就好了。



但是突然,玉姐就停下了。「就這點本事啊?」然后后頭緩緩地套弄著,拇指按著我的龜頭。緩解我的射感。然后一邊套弄一邊站起身來。用水往自己身上沖,還扭動著腰身,頭一會靠近我的臉一會兒又遠離開來,但是手頭的活一直沒停,這水一沖,她的乳頭就整個清晰了很多,我實在忍不住了,上去就是一招龍爪手,使勁揉捏起來,在泳衣的襯托下,她的乳房感覺被我捏得都變了形,我幾乎是哭著說的「玉姐,您就給我來個痛快的死法吧」,她被我這麽以逗撲哧就樂了,但其實我是真心話,沒想跟她開玩笑。



她扭了兩下,「好……好……」就跪下去繼續剛才那招三方打擊術。



沒一會兒,我就要射了,我正猶豫要不要射在她嘴里呢,已經就射了出來,整個人其實先是一軟,接著就打了個噴嚏。那叫一個超級爽啊。身下的玉姐卻沒停下。



慢慢悠悠的包住我的陰莖,用吸的一樣,把嘴退了出來,我的JB上沒留下半點痕迹,接著她吐掉嘴里的東西,漱了下口就把毛巾遞給我。「這下你滿意了吧」

至于腳,早就沒感覺疼痛了……晚上等她們兩回來,我們都裝得很順利的什麽事都沒發生一樣……女友關心的問著我腳上的傷,老三也一臉可憐的看著我……我笑呵道「還好你們家有馬,我這也是福氣,回頭我就能獨享騎馬的樂趣咯……」以前在旅遊景點騎的那根本就不能說是騎馬,第一,一點不自由,第二騎的都是自己的錢啊……老三說話了「行……行……家里的馬都聽我的,回頭我叫你見識下馬在山上跑的刺激感覺……」



【完】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