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获取本站最新访问域名

获取最新域名
母親變裝女友騙兒子



「來!別客氣,我媽去英國遊學,我爸去大阪出差了」真一進入玄關脫下外套微笑的對木唯子說著。



木唯子是他剛認識的女朋友,長相雖然不是很驚豔的女孩,只是很普通的可愛女孩,但不知爲什麼真一對她有說不出來的親切感覺,雖然認識不久,也就第一次帶女朋友回家。



真一輕撫著木唯子滑嫩的俏臉,女孩顯然很怕羞,小臉倏地通紅,可愛的兩片薄唇更令真一沖動的直接湊上前親吻。



「啊……呀啊……」木唯子似乎有點承受不住真一的親吻,不好意思的撇開頭。但真一順著方向,靈巧的舌頭舔著木唯子嬌嫩的小臉,勾著她圓潤的耳珠。



「嗯……不要這樣……」好像受不了真一的熱情突如其然的攻勢,木唯子有點掙紮的扭動身體,坐倒在牛皮沙發上。



「你來這不就是爲了這個嗎?」真一看著滿臉羞紅木唯子,對於她的舉動有點意外。



木唯子害羞得低下頭,對於接下來要發生的事,她還真的有點拿不準。不過,他……他真的沒看出來?想不到會是這麼順利……可是,就真的不曉得該怎麼辦才好,只有選擇這方法。



用變裝來當兒子的女朋友。



木唯子微微擡起頭,瞧著真一那稚嫩的小臉與他爸爸還真有點神似,雙眼迷蒙的木唯子滿臉嬌羞的點點頭,然後任憑真一慢慢脫下自己身上的上衣,露出白色的乳罩。



但她不禁回想起當初自己做的決定到底是對與錯?



時間回溯到幾個月前。



木唯子與老公據理力爭要出國留學英文,但實際上木唯子是利用這短暫的假期要好好了解兒子真一。



木唯子煩惱著現在青春期發育長大的孩子真一,除了最近與她沒話說之外,雖然木唯子也知道這年記的男生多少會叛逆,會不想跟媽媽講話。但她總覺得的真一問題不是出在這。



尤其最近常常發生青少年犯罪,木唯子看到這樣的新聞報導就越不安,也就認爲跟真一似乎也漸行漸遠了,似乎已經無法再以媽媽的身份去了解他。



所以木唯子下定決心,才想去整形外科將自己容貌改變年輕,希望能用另一種方式多了解兒子。



想不到一切都順利,甚至還當上兒子的女朋友。



而現在……「啊……」木唯子自己有點不敢想像,兒子真一正緊吸著她的奶頭,而且他的怪手就隔著內褲按住、撫摸自己的花阜。而令木唯子感到羞恥的是她竟然在兒子的吸吮之下,身體感受到不可置言的快感。



真一舌頭靈活的舔動木唯子粉嫩的奶頭,手指摳著暖烘烘的小屄,才琢磨沒幾下,木唯子光滑的肌膚仿佛動情似的顫抖不停,真一對她渾身都敏感的程度,深感訝異。



真一調皮的拉著內褲線縫,來回摩擦著陰部,使褲頭深深陷入兩片肥沃的蜜肉?,溢出些許透明的淫汁。



「啊晤……嗯……啊……」「你的那?……好容易潮濕呢!」見木唯子如此誘人的身軀這麼敏感,真一取笑的說。



「嘻嘻……才碰一下就濕透了喔!」真一掰開兩片濕淋淋的淫肉,露出粉紅色的腔道,晶瑩的陰核,更顯得怯生生。真一的舌頭仿佛舔到上等大餐,張嘴含住那滾燙的花阜,卷著舌尖一陣陣刺激著木唯子溫暖潮濕的陰道。



「啊……晤……好舒服啊!」兒子竟然對著她說著淫穢的話,木唯子只覺全身興奮的哆嗦起來,連肩膊也不住的聳動,堅挺的雙乳上乳頭更是硬得發疼。



我……我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種一股難以形容的感覺。



到底是……到底是……「啊……!啊……!啊……晤……!」真一緊捏著發紅敏感的陰核,舌頭在肛門和陰阜之間的會陰部份不停的舔弄,粗長的中指硬摳濕漉漉的陰道。兒子如此玩弄自己的蜜處,木唯子除了肉體感到興奮之外,內心?對不起深愛自己的老公的罪惡感也由然增加。



但……但這一切都是爲了他。



爲了真一,爲了我最愛的兒子。



仿佛跟內心下定決心,木唯子轉起身子,雙手顫抖的握住兒子真一粗壯發燙的肉棒,緩緩的將兒子的肉棒含進去自己的小嘴?。



現在……我不應該想太多的。木唯子細心舔舐的龜頭,全心全意的服侍真一,搓著兒子真一粗壯的肉棒,木唯子甚至錯覺到壓在自己下體的男人,真的是自己認識的兒子嗎?堅挺的陽具,紫黑巨大的龜頭,鼻子嗅著都是成年男性體味。以及,從自己花阜?傳來那騷癢的滋味。



兒子也是個實實在在的男人啊!



木唯子全身發燙,嫩紅的蜜肉已經沾滿了晶瑩的淫汁,握住兒子堅挺的雞巴慢慢抵在自己肥沃多蜜的淫肉縫。



仿佛觸電似的,兒子的龜頭碰到兩片瓣肉,木唯子更是漾起一股異樣的感受,忍不住呻吟,或許母子間真有心有靈犀,真一的大手緊緊扳開木唯子圓翹的屁股,也發出一陣呻吟。



「噗滋滋!噗滋!噗滋!噗!噗滋!噗滋噗!噗滋滋!滋滋!」木唯子只覺兒子火熱的肉棒抽插在自己的淫屄,竟帶來無比動人的滋味,雖然腦海?極力排開自己被親生兒子肏的事實,但每當粗硬發燙的陽具撞擊在自己的深處,那騷癢的淫穴總會一再告知,淫蕩的小屄正在被親生兒子的肉棒一次又一次的插,而且不知羞恥的努力想夾住粗壯的肉棒,竟只要多享受一刻快感。



真一頭一次在女人的肉體得到無名的興奮,肉棒頂在木唯子溫暖潮濕的陰道,那一層層皺摺,使敏感的龜頭才一插入就有想射精的念頭,但真一看到木唯子一臉陶醉神情的模樣,更使真一有種強烈沖動想要完完全全的占有她,征服她。



所以,真一忍耐的只想在木唯子的肉體?多呆一刻,不僅是單純的對女人的征服,每當陽具深深插入木唯子的體中,當倆人合而爲一,靜止不動,肉體交纏的熱度,仿佛木唯子與他好像有很親密的關係,甚至真一想要世界永遠停在這一剎那,永不停止。



第一次,真一覺得木唯一不只是單單可愛而已,她的每一種動作,神情簡直超乎她這年紀所該有的。她是如此的美豔動人,更令人好想永遠擁有她。



「不行了……呀!……啊……」木唯子桃紅色的肌膚上滲出無數的汗珠,一波波的高潮從陰戶?湧出,鼓鼓的淫汁由肉棒與肉屄的縫隙溢出。木唯子嬌喘不堪的趴在真一的身上。



木唯子頭腦一陣空白,她只記得自己竟然在兒子的抽插之下,有了好幾個高潮,而且在心?竟然泛起幸福的滋味。



真一被木唯子熱燙的蜜汁一澆,早已忍耐到界線肉棒更是深深插進木唯子的深處,精漿早就噴射而去,仿佛如熱泉般射進木唯子的子宮?。



突地被兒子的精液一噴,原本在高空回蕩幸福滋味的木唯子,感受到兒子精液毫無保留的奉獻。全身更泛起雞皮疙瘩,她感到不止只有不道德的罪惡,被兒子的精液灌滿整個子宮的那種刺激異樣感,更讓她回味無窮。



啊……我真是個淫亂的母親啊!兒子的精液在我的體內,我竟然覺得意猶未盡。



木唯子雙眼失神了許久。



過了片刻,木唯子焦聚回複正常,看到真一似笑非笑的表情,木唯子頓時滿臉羞紅:「我先去洗個澡。」顧不得身上光溜溜,手掩著自己濕淋淋的下體,深怕兒子的精液流出,一手遮著兩粒嫩奶子。



「好啊!」真一滿臉微笑看著木唯子光滑如緞的背影離去。



真是好可愛的女孩,真一回想到床上她那樣鮮豔迷人,與平時文靜清純的模樣,令人不敢相信是同一人,真一越想越喜歡木唯子。



「咦?」真一拿起置在桌上的女用皮包,令他吸引註意的是掛著旁邊的一只小貓熊鑰匙圈。



「這……」真一拿起那只小玩偶鑰匙圈,眼神若有所思。



「沙啦啦啦啦啦啦!沙啦啦啦啦啦啦!呀啊啊啊!」強勁的熱水順著花灑沖在木唯子的頭上,水霧打在臉上,木唯子瞇著一雙小眼毫無意識般洗滌身上剛與兒子交歡合作的痕跡,堅挺的奶子上到處都是兒子留下來的齒印,就連粉嫩的乳頭都被咬得出血,圓翹的兩片屁股也留下紅腫的手印,毛茸茸的陰屄更是黏稠的一塌糊塗。



不過,木唯子似乎都不在乎身上的痕跡,她只想藉著熱水,讓她被勾起的欲情能恢複短暫的平靜。



「什麼?」「那女孩是你女朋友!?」「好狡猾啊!真一,長得好可愛喔!」「啊哈哈……請多指教,我叫木唯子。」木唯子本就長的一臉可愛樣貌,齊肩的秀發,穿著一身毛皮翻領大衣,?頭搭著白色圓領長袖,令堅挺的乳房則顯豐滿,修長的大褪搭上黑色的緊身窄裙更顯白潤光滑,使得木唯子原本就十分清純的打扮,更透露出些許性感。



真一與木唯子和真一的朋友三人進到咖啡廳閑聊。



「你們在聊什麼啊……」木唯子看真一去廁所後,三個人仿佛揭開話匣子,不由得好奇的問。



「喔!沒有啦!是真一之前跟我們說他跟他媽媽講話的時候,不知爲何會變得很緊張。」「咦?爲什麼呢?」木唯一本來就是爲了關心兒子的情況,才變裝當他的女友,聽到這句話更加好奇。



「他說他自己也不知道。」「可能是戀母情結吧!」木唯子聽到這番話微微臉紅。那我該高興嗎?木唯子自己都對這想法有點感到不好意思。



「不……才不是這樣……像我的話,是根本不知道要跟我媽說什麼?男生都會有這種情形吧!」「喔……這樣子嗎?」木唯子托著腮有點疑惑問。



「嗯……沒錯。我跟其他女生說話就很自然……啊!糟糕!別再聊這話題了!」「咦?」「真一從廁所出來了,被他聽到的話會生氣的。」真一微笑的對著木唯子說:「我們差不多該走了!」「啊……那今天輪到我幫你出錢了!」木唯子起身正要拿起自己的女用皮包。



咦?



掛在皮包上的鑰匙圈呢!



怎麼辦!?那是真一小時候親手做給我的……「快一點啊!木唯子!」聽到真一的呼喚,木唯子頓時一驚,心想:「好危險啊!雖然掉了很可惜……但幸好沒他發現。」「你家?……不是沒有人嗎?」木唯子不解的看著真一,「幹嘛還來這麼貴的賓館。」「因爲那?……有我家人的氣味。」「……」木唯子溫柔的看著真一稚氣的臉孔那帶著些許不安的表情,她心想:「真一好像知道今天是我最後一天陪他。」「啊!」木唯子一聲嬌呼。



因爲,真一突然向木唯子光滑的身體摸去,手掌慢慢撫摸她的幼嫩肌膚,沿著豐挺的兩粒奶子,往乳暈的中間捏著她嬌嫩的奶頭。



木唯子全身赤裸一片雪白,唯一只剩下黑色的緊身窄裙,將兩片翹臀緊緊包住和一雙白色棉襪裹住兩只精巧可愛的腳指丫。



真一用溫柔的雙掌慢慢摩擦木唯子赤裸的嬌軀,每根指尖仿佛要細細的探索木唯子每一寸肌膚,每一寸仿佛都要深深記在他的腦海?。



木唯子的肌膚就很敏感,被這一抖弄,原本的桃紅色的肌膚更如烈陽般,炙熱燙人。木唯子只覺兒子的雙手好像貼心的情人,緩緩的,緩緩的帶動,勾引自己身體上的每一個細胞,心髒更是不爭氣的繃繃跳不停。



看著兒子細心的神情慢慢的撫弄自己,木唯子除了感動外,更有一種莫名的羞恥感,自己的身體被兒子這樣的賞玩,被來應該很生氣,但爲什麼?被兒子這樣撫摸欣賞,內心的想法除了高興,還更希望能夠多點註視呢。



兒子啊,媽媽不是下賤的女人,媽媽只希望,只希望能跟你多時間在一起,不要對媽媽有陌生人的感覺。所以媽媽……媽媽願意爲你付出,只願你多愛媽媽一點。



真一緩緩褪去木唯子緊身色的窄裙,雙手來回撫摸光滑圓嫩的屁股,真一手掌慢慢擠壓木唯子軟如棉絮的陰阜,兩朵美麗的花瓣隨著主人的起伏,時而鮮豔,時而羞澀,唯一不變的是那一波波湧出的白稠淫汁。



「呀……!」木唯子趴在粉紅色的大床鋪床,嬌豔的屁股高高揚起,隔著明亮的鏡子,兒子的身影就在自己身後愛不釋手的逗弄,時而品玉,時而彈琴緊摳,一切的醜態全在兒子的掌握之中。而更讓人害羞的似的,自己更恬不知恥的緊盯著兒子玩弄的每一幕,看著自己淫蕩的陰屄不停的流出蜜汁沾滿兒子的一雙巧手,自己竟然有無上的滿足感。



「你看鏡子!這?看得很清楚吧?」真一兩手用力扳開兩片肥沃的陰唇,露出粉紅色的腔道,上頭沾滿濕漉漉的露珠,而充血的陰核更是腫大成如珍珠一樣。



「啊……呼呼……呼呼……」木唯子瞧著自己鏡子?兩片白晰的屁股毫無羞恥的大大撐開,兒子兩手更是掰開自己兩片鮮豔的花唇,清楚的看見自己私密的陰道,甚至都能感覺到空氣的風吹向敏感的腔道?。自己都能感受到陰屄?濕潤的熱氣,不住的往外冒出。



木唯子仿佛中邪般緊緊盯著鏡子自己的在兒子面前的淫態,她胸中湧起一股濤天的欲火。



「我……我也要幫真一。」木唯子全身香汗淋漓,可愛的俏臉此時仿佛上了一成豔麗的神光。



木唯子動作緩慢的爬在真一的胯下,堅挺嬌嫩的一對奶子夾起真一粗大的肉棒,用柔軟的乳房摩擦粗硬的肉棒,爲了自己親愛的兒子,木唯子毫不忌諱的不再理會自己是他媽媽的身份。隨著乳房包夾陽具擺動,仿佛是性交般的動作,木唯子低下頭含住兒子紫黑的龜頭吸吮著。



「啾啾啾啾!」木唯子香舌卷動似的插進龜頭上敏感的馬眼?。



「啊……晤……啊……晤!」真一有如被親到致命搔處。就原本插在木唯子淫屄和肛門的進出活塞的手指,只能勉強擱著。



「我……我不行了!唯子。」木唯子聽到親愛的兒子高興的喊聲,更加快兩粒柔軟奶子的摩擦速度。小嘴更是緊緊含住紫黑的龜頭,深怕它跑出去。



「噗滋!噗滋!噗滋!」夾在一雙椒乳中間的陽具仿佛積聚許久的精液,濃稠黏腥的精漿噴射而出,「咳啊!」嗆得木唯子想把親生兒子的精液吸光功虧一簣,因爲第二波精液猶如脫疆野馬般的狂噴,把木唯子可愛的小臉蛋布滿著黃稠的精液。



「呼呼呼……真一的肉棒完全沒變小。」木唯子驚訝的握著真一的大肉棒竟然還是粗硬堅拔。



「因爲我還不滿足啊!!!」真一仿佛變成瘋狂的野獸,抱起木唯子嬌小的身軀,粗大的肉棒順勢插入木唯子溫暖潮濕的淫穴。



「啊!!!」木唯子雙手無力的撐在床鋪上,高高撅起的屁股正一波波被她親生兒子猛烈撞擊。



真一胯下的肉棒好像要與木唯子的恥肉深深連在一起,每次的插入,翻出一片片肥嫩的美肉猶如充血蚌肉,就連真一的蛋蛋更想要全都擠入陰屄?。



感受到兒子對自己肉體的熱戀,木唯子是作夢都沒想到,只是想多了解真一,想不到會演變成這樣,看來就算改變歲數,還是沒法理解他的想法。



「啊……啊……啊……呼呼……呼……」隨著她兒子肉棒的強烈攻擊,木唯子的一對奶瓜乳仿佛無根的浮萍蕩來蕩去。而她陰屄現在唯一的感覺就是需要火燙硬的肉棒,整個騷穴在她兒子的陣陣深入之下,木唯子仿佛無可止境的包容。



「晤啊!再……再用力點……啊……」木唯子高亢的呻吟,喊出內心的渴望。



而木唯子搞了半天只明了一件事,哪就是她可以相信真一沒有變壞……「不行了!我要去了!」木唯子仿佛使盡所用力氣般喊出,讓心中的欲火就在這次一次去了!



「噗滋!噗滋!噗滋!噗滋!」真一也使出所有的精力,把精液一泡一泡的往木唯子的子宮深處噴發。



最後,木唯子確實感受到兒子噴發的每滴精液,並且滿滿倘佯在陰屄?,隨著真一肉棒的抽出,滾滾的精漿仿如長江潰堤,由腫紅的花阜沿著會陰流到肛門漸漸地凝聚在床鋪上,留下真實的痕跡。



雖然如此,但也夠了,再見了!真一!



隔天一早,當真一看到眼前桌上的紙條:



「對不起,我暫時不能再跟你見面了!雖然相處很短,但真的很謝謝你,木唯子。」真一神情有點落寞的說:「謝謝……」暮色西沈,從真一家的不遠處傳來嘎啦,嘎啦,嘎啦的聲音。



一名長相美麗的女人,梳著一頭清秀流行的短發,臉上笑吟吟,脖子上係著咖啡色的毛巾正推著行李箱過來。



「我回來了。」雖然木唯子回複原貌,但見到兒子的那一剎那間,回想起之前的往事,總不禁有點臉紅。



「喔!辛苦了!」「你爸說他七點左右到家。」「是嗎?」「你的英文變好嗎?」「嗯,進步不少……」木唯子有點心虛的點頭。



「真一你呢?」「看起來蠻有精神的嘛!」此時,木唯子站在吧臺後方,與真一聊天。但她驚訝的發現,桌上竟然擺著那失蹤不見的鑰匙圈!



你早就發現了嗎?真一。木唯子心?大大的震驚。



木唯子倏地感到小臉有些發燙,有點不自在的說:「你……過得好嗎?」「嗯……這個嘛……」真一趴在餐桌上,神情有些落寞,感慨的說:「我剛被女生甩了。」木唯子臉色微紅,訝異的瞧著真一,但隨即釋然。木唯子的心底不禁溫暖了起來,不僅僅是真一對她那一份特別的感覺,還夾雜有母子間的親情。



真一,這件事,是只屬於我們兩個人的秘密……「喔。」「原來你交了女朋友啊!」夜晚,漫天的星空照耀,一個平凡的家庭就這樣寂靜的度過。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